【阴阳师】无名

突然产粮献祭,希望平安京荒总不要再殴打我了。头一回写痒痒鼠也请看客们放下手中的板砖。


*ooc且坑率极高

*原创女主出没

*荒女主,连女主然而出场时间成迷,铺垫奇长。

——————


  青行灯自那次和晴明分别去寻找新的怪谈故事后,久违的回到了这片土地。正好是酷暑随着夕阳沉没,晚风携着些许清凉抚来的时候,青行灯踏入了晴明的庭院。

  

  也不知道是不是妖怪们和炎炎烈日属性相冲,此时才稍微找回了些活力,喜欢热闹的女孩子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块抱怨天气炎热,却也无人敢去使唤善于用风的大天狗。现在正是阴阳师们繁忙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可能逢魔时分才是一天的开始。

  

  留守在庭院的小白第一个发现了不请自来的访客。作为晴明的式神,它自然是没有失了礼数,邀请青行灯进入庭院歇个脚,喝点茶。

  

  关于青行灯的传言,长期留在晴明庭院里的式神们还是有所耳闻的。也就矜持了片刻,由金鱼姬为首(其实是被金鱼姬强行拖过来)的辉夜姬等人,便凑到了青行灯身边,还拿着白天在井水冰过的西瓜。

  

  说道夏日解暑,除了西瓜自然是少不了怪谈的。今日就是一个消暑的好日子。西瓜有了,讲怪谈的人也有了。明明是一群妖怪聚在一起听怪谈,中途却也有几个发出惊呼。

  

  有事来找晴明而还没见到人的荒被声音吸引来到庭院中时,看到的正是几个小妖怪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的样子。他不禁轻哼一声。而这一声则成功引起了金鱼姬的注意。

  

  “啊,大个子你也在啊!我们在开怪谈大会!你已经是我们女子会的成员了,当然也会参加女子会参加的怪谈大会吧!”

  

  金鱼姬仰着头用被吓得有些湿润的眼睛看着荒,眼神中甚至带了点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乞求。

  

  “无聊。”荒这么说着,还是坐到了庭院常开的樱花树前。“自己的经历,不也能成为怪谈吗。”

  

  荒的话成功引起了青行灯的注意,于是为了缓和恐怖气氛,也为了给讲故事的人一个稍事休息的时间,在青行灯的建议下,一些愿意分享自己的故事的式神们开始讲起了自己的故事和成为式神之前的一些经历。

  

  “说起来,大个子还没说过自己的事情吧!”在添油加醋,义愤填膺的抱怨了荒川之主的“恶行”之后,金鱼姬的视线转向撑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荒。

  

  “金鱼姬……”辉夜姬看了一眼僵硬起来的荒,小声的唤她。

  

  “怎么了嘛!”金鱼姬并没有理解辉夜姬的用心良苦,有些不满的抱怨。

  

  “听说荒和大海有缘。虽然不是和荒有关的,但我确实有一个,和海有关的,一个奇怪的人类的故事。”阅人无数的青行灯第一时间便意识到荒的不愉快,一直安静的听着式神们的故事的青行灯重新开口,并且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青行灯擅长讲故事,且她的故事都很有趣。当她清清嗓子准备开讲的时候,围在一起的式神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青行灯身上。

  

  听到青行灯并不是要讲述怪谈,而是一个人类的事的荒,鬼使神差的就上了几分心,也将视线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那是不久之前,我准备启程回到凤凰林的时候遇见的人类。按照人类的年龄,已经是可以入土的岁数了。却不知为何,一个人背着行囊,倚坐在老树边休息。本来只是一个人类而已,没什么好稀奇。但她整理好凌乱的头发时抬头,正好和施术隐去了身形的我对上视线了。”

  

  “那也没什么好稀奇的嘛。”金鱼姬摇着她的小扇子,显得兴致缺缺,“偶尔会有人类能看到我们,装作没看见路过就好了呀!”

  

  “如果只是这样,我也不会觉得她奇妙了。”青行灯并不恼怒金鱼姬打断了她的话,年纪小的听众时常会发出令人匪夷所思想都没想过的问题,这偶尔也能帮助她更加完美的讲述故事,“我确实是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可那个老人家却不依不饶。追上来叫住了我。”

  

  “一个人类?”辉夜姬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对,一个人类。一个老的皮肤都像是树皮一样的人类,在僻静的深山老林里,试图叫住一个不知是好是坏的妖怪。”青行灯似乎现在还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强调道。

  

  —————————————————————————

  

  “请等一下,请等一下!”

  

  见到青行灯想要装作没有注意到自己,老人拄着路边捡来的枯树枝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深处一只手试图抓住青行灯的衣角。

  

  青行灯略微提高了行进速度,顺利的避开了老人伸过来的手,而老人,也只是停顿了片刻,放弃了似的叹了一口气。至少青行灯听到叹息的时候,是这么想的。

  

  “你,不想听故事吗?”

  

  仿佛方才的动作已经用尽了老人的全力,她撑着膝盖喘了口气,才拄着拐杖直起身来。

  

  “你在这周边,收集了不少故事吧。”

  

  青行灯停住,转过身来看向这个被长途旅行折磨的疲惫不堪的老人。青行灯听过很多的故事,也讲过很多故事,她坐在自己的油灯上,审视着老人。

  

  是在人类城镇中很常见的人。粗布的衣服因为长途跋涉粘上的泥灰显得脏乱,也不知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行走了多久,行囊已经明显的瘪下来了。老人干瘦的模样,甚至给青行灯一种随便一阵风都能将她吹倒的错觉。

  

  青行灯不曾真的想要停下来听老人的故事,而老人浑浊的眼眸中却已没有青行灯的存在,因为四肢疼痛而皱在一起的五官也舒展了些许。她已经陷入了回忆。

  

  “那么,你是有什么条件吗?”

  

  青行灯见老人并没有开口,主动询问道。

  

  老人这才回了神,带了些歉意的向青行灯笑了笑,道。

  

  “倒也说不上条件。我觉得今晚是难以离开这个森林了,希望你能借个火给我。”

  

  青行灯有些警惕,她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老人,并没有在她身上发现妖气或者鬼气。或许年轻时是个灵力充沛的人,不过现在也随着她的岁数一块逐渐枯竭。身上除了一枚挂在脖子上散发着淡淡光晕的御守以外,并没有任何法器。

  

  察觉到青行灯的警惕,老人明白过来,火对于青行灯似乎是特别的东西。于是她解释道:“天要黑了。我需要火来驱赶野兽,还需要取暖。我得,活着回到那个地方才行呢。”

  

  老人絮絮叨叨的说着,就开始寻找枯树枝和枯草,树叶,仿佛突然忘记了青行灯的存在一般。青行灯见天色真的不早了,便也不多疑心,暗想,可能只是这个年老的人类需要能安度夜晚的依仗。

  

  “我在路过附近的城镇的时候听到小妖怪们说,坐在油灯上喜欢收集故事的妖怪。就是你吧。”

  

  或许是因为青行灯的存在吓到了周遭的鸟兽,森林里格外安静。受不住这份死寂的老人一边收集一边对身后的青行灯说道。

  

  “是啊。我就是那个妖怪。”青行灯并没有主动报上姓名,只回答了老人的问题。

  

  “愿意到人类中间去找寻故事,可真是非同一般的热爱。”老人也只是随口称赞着,“大多数的妖怪都不喜欢亲近人类。除非是找寻猎物。”

  

  老人把枯枝枯叶堆好以后,又找了几块石头,将它们围起来,防止火灾。

  

  “知道是这样还叫住陌生的妖怪来借火,你还真是胆大。”

  

  青行灯用普通的火苗点燃了枯枝堆成的篝火,看到着老人从行囊里拿出竹水桶放到火苗很快稳定下来的篝火里。看来今晚的食物就在那个竹筒里了。

  

  “比起面对人类,我还是更喜欢妖怪一些。”

  

  “为什么?”

  

  青行灯很快就意识到,这个对话进行下去,她很快就可以听到这个老人要讲的故事,于是提出问题来引导对话的发展。

  

  “因为我是妖怪的孩子啊。”老人似乎没有察觉到青行灯的意图,只是拨弄着火堆让它变得更旺盛一些。

  

  “那么,你是怎么变成人类的?”

  

  青行灯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在许多传说里,都是人类堕落或者进行了某些不该做的尝试而变成恶鬼或者妖怪。青行灯自己就是完成了百物语而变成的妖怪。她却从来没听说过什么人能从妖怪变回人类。

  

  “嘛,故事里自然有答案的。”老人似乎很爱笑,暖橘色的火光映照下,她布满沟壑的脸上的笑容却让人莫名感受到了活力。

  

  于是,老人开始讲述她的故事。到最后她都没有告诉青行灯本名,只能姑且给她取个名字,叫小森。


热度 9
时间 2018.09.03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