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霜

进入了全面的语文老师死得早的状态了。||对不起刀男我坑了。转战fgo。这里只有咖啡糖。掺了玻璃渣的夹心饼干。||吃乙女向,金女主,罗曼咕哒,刀婶。

©初霜
Powered by LOFTER
 

【鹤婶】迁徙2

*小学生文笔

*自己流

*争取傻白甜

*OOC出没

*强行日常


以上都没有问题?

刀剑乱舞,开始了哦!

——————————————————————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已经记不清楚,审神者只觉得自己一直到睁开眼之前脑海中都是那个纯白的身影。

  

  艰难的睁开眼,房间里只有一盏明明灭灭的夜灯。炉火已经熄灭,但空气中的暖意并未完全散去。门外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再无其它,安静的总是会让她觉得这世界上唯一还存在的声音就是自己的呼吸声。午夜梦回的时候总是会有这样的错觉——有一段很漫长很漫长的时间中,她都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黑夜里,翘首企盼着黎明的到来——天亮了,就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就可以见到……

  

  审神者揉了揉突突直跳的额角,有的时候做梦也是非常辛苦的事情。特别是这种真实的就像是窥视谁的记忆一样的梦境。身临其境一般,有时心脏会随之加速跳动,有时会屏息凝神,甚至自然而然就开始思考,跳跃奔跑,连喜怒哀乐都感受得清清楚楚。她不是很想动弹,于是拖着被子四肢并用的凑过去吹灭了很快就会自己熄灭的灯,又拿出和方才根本不符合的速度迅速回到还温暖的褥子上躺好。

  

  虽然是一不小心把那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妖怪给弄得乱七八糟,不过看这样子只是被吓到了,并不是遭到报复。

  

  审神者将被子拉到和脖子一遍高的地方,将手藏到被窝里长处一口气,颇为安心的闭上眼,却因为渐渐冷下来的空气而难以再次入睡,干脆就闭着眼翻过身来回想那个现在还清晰的,鹤丸国永的样子。有点骄傲,带着些锐气,美丽中还带着一些危险气息的鹤丸国永。

  

  说到美丽这个词,本来审神者第一个想到的,是三日月宗近那个自称老爷爷却长着一张妖孽脸的付丧神。不过方才梦里的鹤丸,却也让她觉得美丽。

  

  或许,刀剑本身的美丽,就美在残酷上也不一定。

  

  审神者几乎带着些恶意的这么想着。

  

  第二部队的练度不上不下,刚好是新来的鹤丸追不上而且还容易拖后腿的程度,干脆就借这个机会,把第三部队也先组织起来吧,她也想看看,出阵的鹤丸国永,会不会真的,变成梦里的样子……

  

  …………

  

  ……

  

  审神者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再次睁开眼睛时,雨似乎已经停下来了,她起身换好衣服,梳妆打扮完毕后拉开房间的门,映入眼帘的却是白花花的一片。

  

  原来昨夜的雨,到了后来变成了雪,还下的不小,已经为整个本丸换上一身银装。她有些不适应的抬起手臂试图遮挡一下白雪反射的耀眼的阳光,努力的眨眨眼睛,挤出几滴眼泪。

  

  白的刺眼啊。


  抹了抹眼角,审神者退回到阴影中,深呼吸几次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雪过天晴,这么好的天气当然是要全力出阵去猎狐了!


  愉快的哼着小曲儿,审神者来到餐厅,正好很多刀剑男士都还没吃完早饭。她轻快的笑着和大家打了招呼,环顾四周发现烛台切并不在席间,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视线和昨天来到本丸的最后一把四花太刀的视线对上。现在还是早餐的时间,烛台切随时都有可能再进到餐厅来。


  审神者的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一下,给自己盛了一碗饭就笑呵呵的凑到鹤丸国永的身边去坐下。她一时开心孤身一人就跑出去了还没形象的在自己房间门口晕倒,一定是免不了被说教的。这个本丸的老刀们作息都非常的健康,鲜少熬夜也很少睡懒觉。今天也早早就不见了身影,没准已经在茶室里享受今天的第一碗茶了。


  和泉守兼定从来不多管闲事,更不会为了审神者去出言顶撞长辈——特别是在堀川国广面前。而大俱利伽罗,在审神者把充满希冀的目光投过去的时候就移开视线拿起味增汤的碗喝起来根本不准备替她说话,一期一振则为了起晚了的弟弟们忙前忙后没空再顾及审神者……


  见她坐过去,鹤丸国永让出了一些位置。审神者问了一些诸如本丸的生活还适应吗,生活用品有没有需要补充啊之类不痛不痒的问题,注意力就转移到了今天的菜色上了。


  今天的早餐很丰盛,有烧鱼,色泽金黄稍微带了一点点焦了的颜色,那个位置她很喜欢吃,香香脆脆的。视线一转,看到旁边的旁边还散发着热气的玉子烧,她抿着唇悄悄舔了一下,动了动筷子,显得有些犹豫。豆腐和渍物她习惯留在最后吃,米饭粒粒饱满,阳光下还显得有些透明,应该也是很好吃的……


  审神者暗自纠结的样子被鹤丸国永看在眼里,而他并没有出声的打算。听来得早些的刀剑说审神者已经快要成年了,不过看来在有些事情上还是很小孩子气。坐到这边来,恐怕也是为了避免被光忠抓到说教……


  他看到审神者终于下定决心了似的拿起筷子,双手合十轻轻道了一句我开动了,就将筷子伸向白米饭。


  哦……首选果然还是米饭吗?


  正当审神者神色专注夹起米饭时,五感比人类灵敏许多的刀剑男士们已经听到烛台切的脚步声在靠近餐厅,悄悄的远离了一下门口和审神者附近的位置,加快了用餐的速度,而大俱利伽罗则已经收好碗筷准备走出餐厅完美回避随时可能被波及到的可能性。


  终于在审神者吃下第一口鱼的时候,该来的还是来了。审神者原本愉悦的眯着的眼睛看到烛台切的时候因为惊讶张大了一些,咀嚼的动作都停顿了一下,然后加快速度随便嚼了嚼就咽下去,低头确认了一下自己的仪容没有问题后才朝烛台切笑着道了早安,不过微微低下头小心翼翼抬着眼的样子还是透露出了她很心虚的事实。


  果不其然,烛台切开始对审神者进行充满爱的教育。


  在他从审神者不该自己独自一人出门到晕倒让多少刀剑男士担忧,地图炮了一下在场没能及时避开的刀剑男士以后,鹤丸国永觉得桌子下有人拉了拉自己端着味增汤的手那一侧的袖子。他测过头去,恰好对上审神者略带讨好的目光,求救信号明显且强烈。


  虽然作为在场唯一一个还没有被波及到的刀剑男士,鹤丸国永实在不太想在这种时候吸引火力,不过被女孩子以这样的目光拜托了还不出手,实在是不太丈夫。鹤丸国永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开口,没想到炮火就已经瞄准过来了。


  “说到底也还是鹤丸你来的太晚了。后实装的萤丸先生都已经来了,为什么你才来?”


  这话似乎说在了审神者的心坎里,审神者连忙点头正欲开口搭腔顺便实力甩锅,遍又被接下来的说教堵的哑口无言,而出师不利的鹤丸国永,也只能和审神者一样,垂着头乖乖挺训。最后,还是在老好人一期一振的劝导下,这场牵扯了众多刀剑男士的说教才落下帷幕。


  早餐过后审神者叫上准备编入第三部队的刀剑去办公室集合的时候,俨然已经和鹤丸国永有了产生了革命的友谊,二人在鹤丸“总觉得以前光忠不是这样的”的疑问中有说有笑的进入了办公室,而话题主人公,则在换内番服的时候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后泛起嘀咕。


  “明明昨天白天还那么温暖。怎么就突然下起雪来了呢……”


  我们可怜的烛台切,这个喷嚏,显然是和天气无关的啊……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