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霜

进入了全面的语文老师死得早的状态了。||对不起刀男我坑了。转战fgo。这里只有咖啡糖。掺了玻璃渣的夹心饼干。||吃乙女向,金女主,罗曼咕哒,刀婶。

©初霜
Powered by LOFTER
 

直到永远

上文 <<从今以后>>http://zhuanzhucaimogu.lofter.com/post/1d796757_8baaee5

*审神者大量出现


*小学生文笔留学生语法


*人困虫多


*大盆狗血已经泼在爷爷身上。






以上都没有问题?








刀剑乱舞,开始了哦!


————————————————


  回到现世后成为了普通人意味着要正常的工作,生活。审神者小理按照政府分配在博物馆工作,时常会接触一些艺术品。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原本活泼粘人的性格也渐渐沉淀下来,在忙碌的都市生活中学会了品尝孤独。




  日子照常过,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仅仅为了活着而活着,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可是生活毕竟不是复制粘贴,意外总是会发生。




  突然失去意识之后再次醒来时,是在一个打着昏暗灯光的展室。众多展品中她第一眼就看到一把刀身修长曲度优美的太刀。说不出的熟悉,凑近去看还能看到新月形的刃纹。像是被吸引着一般将手伸向玻璃展柜,却发生了奇怪的事情。细长的手指透过展柜,触碰到了里面的太刀,却并没有穿过刀身。属于金属冰冷的触感从指间传递而来,而小理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是睡了一觉却突然拥有了超能力。有些觉得新奇又试了好几次,才注意到手指的边缘有些透明。




  这时她才想起来前几天在邮箱里看到的邮件标题。




  【回到现世后的审神者陆续病倒,严重的甚至会导致身亡】




  因为是匿名邮件,权当是别人的恶作剧,一面也摇头感叹即便是政府有的时候也无法阻止私人情报被泄露出去。可现在看来,似乎还是很有根据的。毕竟现在的样子,像是几百年前的文献里有记载的幽灵一样。




  但是幽灵的记载和神迹的显现也是随着时代的进步而渐渐减少,甚至散步世界各地的教会数量都日益减少,而今也只在梵蒂冈等地活动。至于日本本土,仅剩下一个神社的遗址了。




  根据记载,幽灵是人死之后的灵魂所变。可小理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猝死。和那封匿名邮件有关系吗?




  思来想去都并没有任何近战,她只能在展厅里来回游荡。除去刚才的那一把太刀,她可以穿过任何东西,或者应该说是无法碰触任何东西。展厅里展示的都是一些只听过名字看过照片的国宝级古物,并且没有任何人出入,想必是个封闭的展厅不对外开放。




  游荡了一圈觉得索然无味,小理回到那把名叫三日月宗近的太刀展柜前,坐在玻璃展柜上。虽然说是坐,不过是飘在上面。她单手撑着下巴,又一次思考起来。




  人死后的几天会被引渡去“彼岸”,不过现在这种被宗教人士称作被神明抛弃的时代,真的会有“引渡”和“彼岸”的存在吗。




  小理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她在展厅里呆了不到半天的时间就觉得无聊,穿墙而过从放置国宝的展厅出去就觉得窒息。




  空气中散发恶臭是她作为人类时候不曾注意到的。或者说,在成为审神者前不曾注意到。正是成为审神者之后每次回到现世都会觉得胸闷,并且在本丸停留的时间越长越是觉得如此。




  最后一次回现世似乎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三年前战争突然激烈起来,现世都受到了大大小小的影响,导致很多审神者都必须长期驻扎在本丸严阵以待。




  仿佛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一般,回忆如潮水一般涌来。




  那个时候因为越来越多的审神者的加入,本来战争的局势已经是一边倒。可也许是历史修正主义者也发现了政府这边应对他们的付丧神的由来,也注意到了付丧神和审神者的关系,竟然不时的偷袭起了审神者和付丧神居住的本丸。




  虽然政府要求审神者和付丧神应该保持适当的距离,但也并不是硬性的要求。不少本丸的审神者和刀剑男士确立了恋爱关系甚至不时有审神者神隐的情况出现。而历史修正主义者终于看破了这一层关系,找到了对付审神者和付丧神的办法。




  ——因为他们知道,人类是非常脆弱而且矛盾的生物。




  偷袭本丸破坏审神者最为重视的刀剑,让她们产生动摇。进而从内部瓦解整个本丸。有一些人挺过失去重要的人的痛苦咬着牙站起来,也有大部分审神者暗堕,甚至连带本丸大部分的刀剑一起。




  “如果历史能够改变,我心爱的人就会回到身边。”




  这样的诱惑让那些迷失的审神者变得疯狂切不顾一切。原本可靠的同僚成了最可怕的敌人。




  小理自己也曾陷入过那种痛苦之中难以自拔,却在最后关头被唤了回来。




  如火一般的夕阳将晚秋的枫叶染成和那天一样的血色,乌黑的灵力随着黑暗的降临逐渐的具象化。那个时候原以为已经失去的人拖着重伤的身体前来……




  如果不是他,如果没有他……




  小理退回到放置国宝的展厅,古剑的附近捂着头蹲下来拼命的想拼命的回忆。




  他是谁。




  他是谁他是谁。




  那个即使一身狼狈还是优雅从容的将她拥入怀抱的人是谁,那只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背的大手是属于谁的,那个在耳边一遍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不可以去那边的声音是谁的?




  明明那么重要,明明愿意用整个世界去交换,为什么现在,一点的记忆都没有?




  小理在展台旁一蹲就是几天没有动作。因为已经不是人类了并不需要进食,对时间的感应也变得迟钝。




  这几天她已经想起很多事。关于父母的,朋友的,关于历史修正主义者和政府的,关于本丸,关于刀剑男士的……独独想不起那个人。




  放弃了似的长长的叹一口气站了起来。趴在展台上百无聊赖的戳起古刀。




  “这都好几天了,都没人来看你。”




  “这么躺在这会不会无聊?”




  “我好无聊,都没人和我说话。”




  明知这种器物是不会给出任何回应,就算时间久了有精灵寄宿,恐怕也早就因为外面污浊而离去,小理还是只能和她唯一碰触得到的东西大眼瞪小眼。无聊之余,终于也开始读起了旁边的简介。




  “‘天下五剑’的称号,也挺霸气的。”




  ——嘛,身为天下五剑的其中一把,被说是最美的呢。




  “平安时代打造的刀……到现在的话,叫爷爷都觉得辈分不够高了。”




  ——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是个老爷爷了呢。哈哈哈……




  “名字也算好听?嗯。很好听。”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




  “……爷爷。”




  属于被遗忘的人的记忆猛然就在脑海中清晰起来。音容笑貌,衣着品味和一些小动作。




  因为服饰过于繁琐,每次都不得不找人从旁帮忙穿戴,嘴上会说着“每次都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之类的话,还是会以不擅长装扮自己的理由找过来。因为身高尴尬,每次系发饰的时候都只能让他坐下,她在后面帮他细细的整理好。虽然很多时候都非常自我,被安排内番的时候会跑到其他地方去偷懒,但是应下来的事情会认真的办好……反应过来的时候,像是被月光笼罩了一般无处可逃。




  挂在天上的明月亘古不变,阻隔月光的只有地上翻涌的风云。




  雪村透理,终于在死后明白了这个道理。




  人类的寿命对于付丧神来说只是弹指一瞬,她无法接受自己容颜渐老日渐衰弱最终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给他带来不必要的伤害,也不愿意想象他要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那漫长的时间。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却再也找不到见到那个人的方法了。




  “不知道能在这里逗留到什么时候……”透理垂下眼帘趴伏在台子上轻吻放在上面展示的古刀,虔诚的起誓,“就让我在此陪伴爷爷吧。我叫雪村透理。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几近呢喃的誓言仿佛是开启封印的咒语一般,深色的衬布上不知何时已经落下一片片的花瓣。原本寂静的室内不知从哪里刮来一阵风,吹起了衬布上的樱花,这时透理才注意到短短的几秒钟地上已经铺满了樱花的花瓣,正被逐渐变强的风吹得飘起来。透理被吹得发丝和衣角都翻飞起来,而周围其他的展台并没有任何的动静。这么强的风甚至没能带起盖在某些展台上的绒布。




  放着古刀的展柜后面,本来是一面墙,现在已经变成了条种满樱树的大路。樱花正是满开,小巧的粉色花瓣被风吹散飘向透理所在的方向,地平线那头升起的新月朦胧了周围的景色,却指路一般的为飞散的樱花镀上淡淡的银边,使得花瓣仿佛变成了一个个的小光点一样。一阵风打着转卷起附近的樱花瓣飘向上空,强风使得透理有些迷了眼,抬起手臂挡在眼前,知道风渐渐平静下来才缓缓的放下。




  被风卷到空中的花瓣像雪花一样轻飘飘的落下,看得透理有些痴了。她忍不住想要凑近去看,又想起自己说过要陪在爷爷身边的誓言,终究没有举步。她向后小退半步,伸手试图扶着展台支撑一下身体,却一并没有摸到任何东西,反而差点跌倒。




  当她有些狼狈的重新站稳,整理了一下衣服后再抬头,发现远处的树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透理猛地抓紧胸口处的布料,小巧的嘴巴因为惊讶微微张开。她直直的看着那个人几乎忘记呼吸。




  视野中积起水汽,透理用力抹了抹眼睛,才发觉眼眶有些湿润。努力的眨眨眼,试图驱散眼中的水汽,一秒也不愿意移开视线紧紧的盯着那个身影,生怕一不小心,那个人就会和这美丽的樱花一样转瞬消失。




  月色下,身着靛蓝色狩衣的人似乎察觉到了她投过去的火辣视线,微侧过身,正回头看向她。月色朦胧了他的笑容,却丝没能偷走那眉眼中的哪怕只有半分的温柔。她大脑一片空白的看着那个人朝她的方向伸出手,唇瓣微动。声音乘着微风飘到透理耳边,失去思考能力的她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那句话的含义,很快就像少女时代第一次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一样羞红了脸。




  “近う寄れ。”




  透理小步的迈开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个等待她走进的人,步伐越来越快,渐渐的变成小跑。明明朝思暮想却不能去触碰的人此刻就站在那里等着她,为什么路还如此的漫长。莫名的恐惧驱使她越跑越快,她不敢移开视线,不敢出声,被绊到了就狼狈的调整姿势继续跑向他。




  向神明祈求




  祈求这一切不是梦境。




  祈求这梦境不要醒来。




  透理努力伸长手臂,连指尖都已经努力的伸到最远,像是追逐虚幻的梦境。




  但两个人的指尖终于相碰,三日月勾起手指握紧她的手掌,猛的用力将她拉进怀里紧紧的拥住。




  “不要哭泣。”




  “这不是梦。”




  




  




  ————END——————








1.神明已经从现世离去。和付丧神生活久了的审神者身上会带有神明的气息,和现世格格不入。适应不来的会死去。


2.审神者对古刀的起誓有成为“守护灵”的意思。


3.基本上是伪科学。


4.爷爷的台词来自刀剑乱舞neta屋。


5.这是个“樱花开的绚烂的时候看入迷会被神隐”的梗。


感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