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霜

进入了全面的语文老师死得早的状态了。||对不起刀男我坑了。转战fgo。这里只有咖啡糖。掺了玻璃渣的夹心饼干。||吃乙女向,金女主,罗曼咕哒,刀婶。

©初霜
Powered by LOFTER
 

从今以后

*私设多

*女审出没

*小学生文笔留学生语法

*流水账




以上都可以接受?



刀剑乱舞,开始了哦。



————————————————————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无休止的战争,亦不存在不散的宴席。政府和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战争持续了很久,久到青涩的花季少女逐渐沉淀出成熟温柔的气质。


  留在本丸的最后一夜,大家一起狂欢到深夜,一向注重形象的几把刀也和大家一块喝的东倒西歪。这种时候审神者自然也是逃不过的。不过因为酒量不好,还没挺过第一轮就不省人事。


  待她悠悠转醒的时候夜已渐深,除了平时就爱喝酒的几个,基本上已经战线崩溃,平时斯文的睡相好算好,老老实实的躺在一边,如歌仙,一期一振和莺丸,也有睡相和性格一样豪迈的,四仰八叉的霸占一大块的位置,比如岩融和山伏国广。当然,也有些出乎意料的。淘气的像个孩子一样的鹤丸此刻睡在烛台切和大俱利的中间,合上的眼帘遮住了他金色的瞳孔,在明亮的月光笼罩下越发出尘,怎么也看不出是白天那个热爱恶作剧总是把短刀逗的直跳脚的人。


  这是很少有机会能见一次的,刀剑男士们的睡颜,也是……最后一次。


  明天就要离开本丸回去现世了。当清晨第一缕阳光升起来的时候,这些陪伴她,和她一起成长起来的付丧神们就会变回最初的样子。从看得见摸得着,有体温甚至喜怒哀乐的男子变成一把一把的兵刃,而这些年的经历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如镜花水月一般,最终消失在时间的河流之中……


  “醒过来了吗,小理。”


  声音从上方传来,被唤作小理的审神者猛地扭头,和那双映有明月的双眸对上视线,这才发现自己躺在自称爷爷的国宝刀的腿上。以为早就习惯了这个人的音容笑貌,事到如今竟然还是忍不住羞红了脸。或许是那人眼底的月色醉人,猛地就沉下去了吧。审神者受了诱惑般的翻身平躺,一刻也舍不得移开视线,静静地,专注的看着上方的人,忍不住抬手帮他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发型。


  那人眼中笑意渐深,却只是安静的看着审神者,稍微弯下身子让她能整理的轻松一些。她的动作很慢,手指慢慢从微凉的发丝间穿过,再向下梳。遇到不顺的地方会更加小心翼翼的梳开,神色认真且虔诚。静谧的夜似乎让时间忍不住踮起脚尖悄悄流过,不忍心发出一丝声音。审神者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像是观赏艺术品一样认真的打量起眼前的人。从已梳的整齐的头发,到垂落下来的明黄色穗子,再到舒展的眉眼,到直挺的鼻子,含着笑意的唇……忽然眼前就有些模糊。


  “不准备把名字告知于我吗,小姑娘。”


  “爷爷太狡猾了哦。”


  一如很多次的对话一般,审神者小声埋怨。红着脸埋怨一般的语气仿佛还在昨天,而今却是背对着他声音哽咽。


  审神者重新侧躺过去,眼眶里积蓄的泪水也顺着动作滑落在三日月的衣料上。酒鬼们似乎也是喝够了,不知什么时候闭上了眼睛。本丸院子里的樱花今年也开得灿烂,已经是满开,每每有风刮过,粉色的花瓣就会随风飘落在池中,泛起点点的涟漪。泪水来势汹汹,很快审神者觉得枕着的布料已经被打湿,她觉得不好意思,又无法开口。时间给了三日月宗近足够的智慧和阅历。他像从前一般一下一下摸着审神者的头发,用那亘古不变的月光一般的温柔笼罩无声道别的小姑娘。


  “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再睡一会儿吧。”


  最后的对话,到此为止。


  许是哭的累了,第二天在房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晒三竿。她看到收拾整齐的行李,心里空捞捞的。一个人梳洗好,穿戴整齐并且画上了淡妆,才拖着行李箱来到昨夜狂欢的大厅。地方已经被收拾干净,原本四十多把刀聚在一起显得略有些拥挤的地方,如今看着也只觉得空的人心发慌。大厅中间放了一排排刀架。所有的刀动冲着本丸入口的方向摆好,像是要为她送行,而原本应该被簇拥在高台上的三日月,则被放在了最前面。


  审神者仿佛看到朝夕与共的伙伴们一个一个的将刀放在刀架上,有的直接走开,有的则往本丸的出入口处看。这四十多个刀架慢慢被填满。大家难得安静的正坐在这个大厅里,有沉默不语的,有深色肃穆的,一向爱哭的五虎退或许又悄悄哭起来,没准还感染了粟田口其他短刀,最后一期一振出马一个一个安抚下来。然后第一缕晨光射入本丸。拥挤的大厅里只剩下这些刀。


  她觉得眼眶有些湿润,却忍着没有哭出来。一向很少在大家面前化妆,难得今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算大家已经变回了最初的样子,也不能丢人。审神者抿了一下嘴唇,最终还是成功挤出一丝微笑,朝大家深深的鞠了个躬。


  “一直以来,感谢大家的照顾。”


  像是进行仪式一般的,轻轻的抚过每一把刀。特别乖的粟田口家短刀,搜集资源的能手鸣狐,个子小小的却非常厉害的萤丸,很会照顾短刀的岩融,愿意倾听成熟稳重的石切丸……还有,最爱的却无法说出口的。审神者在三日月宗近的刀身前站定,鼓足勇气在刀鞘上,轻轻的印下一吻,终于还是落下眼泪。


——————————————————


喜欢be的小伙伴看到这里就可以了。


坚决不吃玻璃渣的点这个↓

http://zhuanzhucaimogu.lofter.com/post/1d796757_8c3c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