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霜

进入了全面的语文老师死得早的状态了。||对不起刀男我坑了。转战fgo。这里只有咖啡糖。掺了玻璃渣的夹心饼干。||吃乙女向,金女主,罗曼咕哒,刀婶。

©初霜
Powered by LOFTER
 

朝露(3)

*私设多

*慢热

*没了审的刀x没了刀的审

*有碎刀表现,暗堕表现

*今天的刀只有一句话

*第一人称

*审神者中心

*具体嫖哪个刀还没想好

*语死早。

*头一回开刀剑,坑的可能性存在。入坑慎。


以上都可以接受???


刀剑乱舞,开始了哦。


————————————

  天黑下来以后,原本晴朗的天空积齐了薄云。月光透过云层投到地上已经稀薄,打在不知何时升腾起来的雾气上模糊了视野,但不足以挡住染血的刀剑身上发散出来的戾气。


  似乎是远征和出阵回来的刀剑们在归途中相遇,结伴归来,却看到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站在自己家的大门口。准确来说,素不相识的应该只有我一个。


  我试图开口说话,却被陆奥守挡在身前,从他身后悄悄打量起对面。


  除了负伤的小夜以外的其余二十四人全员都在,大约是因为远征和出阵的原因都显得有些风尘仆仆,可此刻遭遇到彼此仍旧散发着可怕的锐气——连我都感受得到的那种,让人脊背发凉汗毛倒竖的杀气。


  冰冷又无情。


  站在对立面上去看熟悉的刀剑男士,那是第一次,但并不是最后一次。人类在漫长的时间中渐渐被磨灭的感觉,感知危险的直觉像是突然复苏了一样,让我觉得一阵阵头皮发麻,如果不是理智还在,恐怕已经转身逃走。


  空中的薄云被风吹开了一些,月光倾泻而下。本来被云雾与月光模糊的刀剑男士们的脸清晰起来。他们的眼眸在月光下反射出颜色不一的光芒,像是在暗处准备狙击猎物的野兽一般。


  方才被小夜袭击时来不及感觉到的恐惧后知后觉的降临,让我努力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二十四对二,这二里还有一个战斗力不到0.5的渣渣,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如果打起来了绝对没有胜算。


  怎么办怎么办。


  这个情况下绝对不能打起来,打起来了我和陆奥守会分分钟被切成三片。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剑拔弩张的情形被本丸内的惨叫声打破,几乎所有人都同时拔出了刀,隐约还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让我找回了行动能力,那是重伤卧床的小夜的声音。那个孩子一向不爱出声,更不要说是这么大的声音。他已经受了重伤,如果现在……那些东西趁机袭击,小夜是没有生还的可能性的。


  也对。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怕的。


  “保护好自己。”


  匆匆丢下一句话给陆奥守,转身就冲进院子里用自己拿得出来的最快的速度跑向小夜的房间,本来还有所顾忌的刀剑见我有了动作,很快就追了上来,一部分人将陆奥守围了起来,还有两个人以我的眼睛难以跟上的速度跑去小夜所在的方向。


  再也不会,我再也不会让本丸里任何一把刀消失在我面前!


  想到有可能失去一把刀,有一瞬间几乎失去理智,大脑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去小夜的房间。总算到了门口,看到房间里一期一振和宗三左文字正死死的按着小夜痛苦抽搐的四肢。


  “这是怎么了?小夜怎么了?”我站在门口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他们两个人压制着小夜,也不知道自己能帮上什么忙。本来打刀和太刀压制一口短刀根本不是很费力,但此刻,他们二人几乎是用上全力才压制住小夜。


  “来不及解释了,你是审神者,有御守吗?”宗三又一次按下小夜,额头上渗出冷汗。这时我才发现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损,想必是今天出阵受了伤,还没来得及处理就碰上这样的意外。


  “御守……”想起以前为他们准备的御守还放在旅行箱的夹层里,只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问,“只有普通的御守,可以吗?”


  “是御守就好,请快些!”


  一期一振头也不会,我只能看到他用力压着小夜的背影。


  事不宜迟,我转身就跑去房间里,打开行李箱将碍事的东西全都拿出来,摸出所有的御守匆匆跑回去。


  可等我跑回去的时候情况已经越发的糟糕,一期一振和宗三左文字已经被逼到了门口,而小夜则抱着头躺在地上痛苦的蜷缩起来,周身被黑色的气场所包围。


  黑雾一般的气场散发出让人厌恶的气息,同时也带着巨大的能量,走到距离一期一振他们还有五步的距离时就已经寸步难行,可没有御守,小夜很有可能会被这能量折断。


  我又尝试着向前走了半步,发现并不是完全无法前进,只能小步小步的挪过去,很快就从一期一振和宗三左文字中间穿过,进入房间里面。可还是难以近小夜的身。


  “小夜,小夜左文字!”我有些艰难的开口试图和他说话,“你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吗?就这样离开,甘心吗?”


  或许是因为被小夜袭击过,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识的,但我直觉他是非常讨厌,甚至是怨恨我的。我只能一面祈祷着他现在还能听见我说话,意面努力的俯下身将重心下压试图再靠近一些。


  “你一定还有没做完的事情,不要这么离开!你的仇人有可能还在猖狂的笑着在人前炫耀如何杀掉了你重要的人,这样的仇不报,你能安心永眠吗?”


  本来还没有反应的小夜听了这话突然动了动,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缓缓向这边靠近,可他周身的气场本就排外,努力不被吹飞已经是我所能尽的最大的努力。破损较大还没来得及修复完成的本体不知何时被他握在手中,一步一步的向这边靠近,仇恨的力量仿佛让他忘记了方才的痛苦,踉跄着靠近。


  还有三步,两步……


  我弓起身子蓄力,在只剩下一步的距离时猛地冲过去扼住小夜持刀的手腕,单手吃力的将御守的绳子套在他另一只手上。御守似乎是感受到了刀剑即将破坏发出与那黑色气场不同的微弱的白光,并且慢慢变强。两股不同的力量冲突产生的风刮在脸上生疼,房间的拉门都被吹得响动起来,并且声音越来越大。这时御守像是才发现情况紧急一样,倏地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耀眼的光芒绸缎一般的迅速包裹住周围的黑气,并把小夜也包裹在里面。随着光芒越发强盛,我再也难以继续注视情况,闭上了眼,可收到刺激的眼睛即便闭上了看得到一片一片的光斑。


  直到手中一沉,我才睁开眼,看到已经失去意识跪在我面前的小夜,和银粉一样散落下来的细小的光点。


  没事了……


  把小夜揽到怀里防止他向后摔过去碰到头,我也脱力的跪坐在榻榻米上,长长的舒了口气,回过头对还守在门口的二人微微笑了一下,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TBC—————


题外话:进展慢的捉鸡……好像还什么都没开始就已经3了……越长越容易坑真是无力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