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霜

进入了全面的语文老师死得早的状态了。||对不起刀男我坑了。转战fgo。这里只有咖啡糖。掺了玻璃渣的夹心饼干。||吃乙女向,金女主,罗曼咕哒,刀婶。

©初霜
Powered by LOFTER
 

朝露(2)

*私设多

*慢热

*没了审的刀x没了刀的审

*有暗堕

*今天有刀出场

*OOC

*第一人称

*具体嫖哪个刀还没想好

*语死早。

*头一回开刀剑,坑的可能性存在。入坑慎。


以上都可以接受???


刀剑乱舞,开始了哦。




——————————————

    空间跳跃来到这次就任所在地的附近时天色已经渐晚,红彤彤的太阳没精打采的挂在西边染红了一片天,却也无力阻止夜晚的降临。


  本来给了地址就可以离开的小狐狸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看着我安全的到到达本丸。


  “由于这个本丸疏于管理很久,连暂时住不了人的可能性都存在,为了让审神者能有个舒适安全的工作环境,所以需要来做一个评估。”


  有些不太相信的挑眉看了一下在前面带路的小狐狸来回甩动的蓬松大尾巴,只是轻哼了一声并没有去搭话,观察起了周围的环境。


  历史修正主义者出现,派出溯行军开始攻击过去的时空起已经过去了很久,可也不知道他们是用了什么方法,一遍又一遍不知疲惫的发动着进攻,而时空管理局也只能为了应对,找出了更多的时空裂缝来供审神者和刀剑男士工作和生活。时空裂缝多起来了为了分辨自然也就有了名字。什么“大和国”,“丰后国”,“陆奥国”……被审神者们私底下戏称为游戏服务器。


  本以为每个服务器都各有不同,如今来看除了城镇中的商家分布各不相同以外,并没有什么改变。就比如,审神者和刀剑男士所居住的本丸永远在远离城镇的郊外。


  终于到达本丸正门的事后我已经累的满头大汗,斜背着陆奥守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口喘着粗气。只好祈祷早上化的妆没有被汗水融掉。


   稍微喘匀了气,抬眼看到长满杂草的破败和式大宅,才明白这只小狐狸为什么要坚持跟过来了。


  这座宅子坐落在山脚下相对低洼一些的地方,这个时间太阳已经彻底沉到地平线以下,破败的围墙围着一院子及腰的杂草和老旧鬼屋一样的大宅。简直就是为灵异故事所准备的舞台。


  “这就是您要接手的本丸了,我们快进去吧。”


  小狐狸出声提醒已经被眼前这个“鬼宅”震撼到的我,而我已经彻底脱力,只能“啊”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突然就有点后悔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地方却带了那么多行李。杂草已经完全掩盖了原本进入宅子的路,只能提气咬着牙艰难的拎起行李箱跟着根本看不到踪影的小狐狸走进这个笨丸里面。


  “这里还真实安静啊。不是说还有刀剑男士的吗?”我环顾一下漆黑一片连一盏灯都不点,没有丝毫人气的宅子,好奇的问。


  “您也知道这个宅子里打刀居多,通常是不需要开灯的。”也不知道这小东西是怎么找到路的,很快就跳上走廊,站在走廊上四处看了看,答道,“不过也的确有些安静的过头了。虽然有报告说这个本丸的刀剑会自行去远征之类的,不过……有过今天会有新审神者过来的通知,应该不会回来太晚才是。”


  “总之,先把行李放下……”再一次使出吃奶的力气把沉重的行李箱搬到走廊上,才长出一口气,完全不顾形象的坐到了长廊上,“不,还是先休息一下……”


  “您似乎带了很多的东西来?”小狐狸也坐了下来,歪了歪头。


  “一些私人物品和礼物。本来以为会有很多短刀,不过……”想起刀账上的的内容,不禁就皱起眉头。


  “这个本丸的短刀的确很少呢,但一段时间以前大部分都还在,不知道是不是……”


  不等小狐狸说完话,走廊上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像是小孩子在奔跑,声音越来越近,脚步越来越急。黑暗中寒光一闪,一个黑影迅速扑上来,从空中直直压下,速度快的惊人!


  什么都来不及想,侧过身体滚了两滚躲过第一击,就闻到一股带着铁锈的腥味,是血的味道。对方并没有任何犹豫,一击不成下一击紧跟着就接上来,情急之下我只好把还未来得及召唤出来的陆奥守横在胸前挡下一击,对方力气非常大,砍过来的刀几乎没入陆奥守的刀鞘,与此同时,我也看清了突然偷袭的人。


  “小夜……?”


  “审神者大人,危险啊!”


  小狐狸的声音将我从一瞬间的空白中唤醒,这才意识到现在正在发生的是什么事。


  “……杀了你。”


  小夜呢喃一般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就又摆出了攻击的架势冲了过来,我并没有系统的学习过任何武术或者格斗术,很快手臂上就被划了一道口子,疼的直冒冷汗。


  “快住手,她是新来的审神者!”


  再次险险的避过小夜的攻击,耳侧的头发已经备削掉了一缕。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这么下去,显然我是要在上任一小时以内丢掉性命的节奏了。


  “陆奥守吉行!”


  再也难以抵挡小夜的攻击,只好召唤出这把新的“初始刀”来迎战。


  事发突然,小夜见我叫出了陆奥守,也不等他有所反应,便准备先下手,但刀剑男士之间的战斗中,短刀的不利是很明显的,虽然没有搞清楚状况,但陆奥守还是有条不紊的回避反击。本就受着伤的小夜很快就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强打起精神从陆奥守那接过失去意识的小夜,抱歉的朝他笑了笑。


  “真是抱歉。本来准备好好把你叫出来,情况……如你所见不太妙。以后也请多指教了。情况我也不太了解,恐怕要麻烦你帮我打打下手了呢。”


  “哦哦!交给俺吧!”


  和我原本所在的本丸的陆奥守有所不同,这一个体贴的并没有询问任何事情,没有迟疑爽快的就应了下来。


  “审神者……”


  “小狐狸今天也辛苦了。”我打断它的话,“你看小夜现在受了伤,我得带他去手入一下。至于补助……多帮我争取一点吧。这里的状况真的是不太好,但我也不会轻易放弃的。”


  “既然如此,那么狐之助就此告辞。请审神者多多保重。”


  小狐狸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歪了歪头,最终还是低下头行了礼,跳到草丛里去很快就看不见踪影了。


  “你的伤不要紧吗?”陆奥守注意到了我受伤,问。


  “不是很严重。这孩子受了伤,下不了重手的。”我向手入室的方向走了几步,突然想起用陆奥守挡过小夜的攻击,“你的刀鞘……回头我帮你修整一下吧。我们现在去手入室,行李箱里有我可以用的急救箱,画着一个红色的十字,拜托你一起拿过来。”


  摸着黑抱着小夜走在长廊里,似乎是因为到了晚上,又在山脚下,竟觉得有些发冷。


  “你带了多少东西?这么重的东西是自己拿过来的?”


  好不容易找到挂着掉了漆还蒙上了一层灰的手入室的门牌,一路沉默的陆奥守终于开口。


  “对啊……准备了一些给大家的礼物,可是到这里一看,只有一口受了重伤还有点神志不清的短刀。”


   整理出一片能放得下小夜的地方,将他平放好,着手处理身上的伤口,将伤口一一清洗干净,做好消毒后给需要的地方涂药,深一些的伤口则包扎起来。忙着手上的事也不忘对陆奥守讲明现在的情况。


  “我并不是这个本丸原来的审神者。从今天起我要接手这里,只是现在似乎还不太受待见。可能要连累你了。”


  给小夜处理好伤口之后,也给自己处理了一下,消毒的时候痛的龇牙咧嘴直抽冷气。和平年代出生是幸福也是不幸。不曾经历战争的伤痛,对伤痛的忍耐力也同样低下。最后还是陆奥守帮忙给绷带打好了结,这才算告一段落。


  在陆奥守的帮助下将行李放到房间里,又在本丸里饶了好大一圈才找到左文子兄弟的房间,将小夜安顿好。这才想起出发前在现世吃过饭以后就是滴水未进的状态。我和陆奥守都不是非常擅长下厨的人,商量了一下,烤了几个土豆。两个人拿着酱油和碗蹲在炉灶旁边等着土豆烤好。


  “虽然看到这个本丸的资料就知道不会被欢迎,倒也没想到才刚踏进来就有了性命之忧。”看着暖色的火舌缓缓舔舐着木头,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还真是有点吓坏了。”


  “和从前那个本丸的伙伴们相处的很好。因为我笨手笨脚的,经常会给大家添麻烦,不过大家互相扶持,也算是过得开开心心……”


  “那你怎么不和他们在一起跑来这边了?”


  似乎是因为随着思绪飘远,反而停下了话语,见我久久没有下文,陆奥守问道。


  “因为大家……都断掉了啊。”


  “抱歉……”大概是觉得触碰到了我的伤口,陆奥守挠着头道了个歉。


  我随口接了句没关系,便没再继续说话,看着火光发呆。一时间厨房里只剩下柴火被烧得干裂偶尔发出的噼啪的声音。


  以为已经忘却的记忆仿佛苏醒了一般,胸口闷闷的痛。


  那一天本来是和每一个日常一样,本丸里的大家热热闹闹吵吵闹闹的,总是被派去远征的几个人开着玩笑大声抗议,却还是整备好刀装和马匹上路,出阵的也做了会安全归来的承诺,策马而去。


  每一个细节都和平时一样,谁也不会想到那一别竟然成了永别。


  远征和出阵的刀到了入夜也不曾回来,或许是有了预感心里不安,本来早早就睡下,却忽然惊醒。披上外套就去在本丸留守的短刀们的房间去看看,然而谁想得到,那一群可爱的短刀已经变成了几节破碎的刀刃躺在榻榻米上。


  “喂,你没事吧?”


  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侧头就看到陆奥守带着担忧的表情看着我。勉强扯扯嘴角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还不待开口感谢他的担忧,就听到马蹄声和隐约的说话声,我和陆奥守对视了一下,起身去迎接回来的刀剑们。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