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霜

进入了全面的语文老师死得早的状态了。||对不起刀男我坑了。转战fgo。这里只有咖啡糖。掺了玻璃渣的夹心饼干。||吃乙女向,金女主,罗曼咕哒,刀婶。

©初霜
Powered by LOFTER
 

朝露(1)

*私设多

*慢热

*没了审的刀x没了刀的审

*有暗堕

*今天没有刀出场。

*第一人称

*具体嫖哪个刀还没想好

*语死早。

*头一回开刀剑,坑的可能性存在。入坑慎。


以上都可以接受???


刀剑乱舞,开始了哦。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梦境都不复存在。美梦也好,噩梦也罢,都被那一片黑暗所吞食殆尽。温暖的或者是冰冷的,轻松或者沉重的一片黑暗。


    一夜无梦,醒来时已经是日晒三竿。窗外鸟儿的叫声似乎因为没有完全褪去的暑热而有些没精打采。租借的房子不远处的停车场早已空矿,工作日的早上,在这个被绿色环抱的偏僻之处,私家车总是天刚擦亮就开出门,晚上天全黑下来才回来。不管是什么时代,要赚钱养家总是得起早贪黑。


    拉开窗帘时透着窗户投射进来的阳光刺眼到让人无法睁开眼。也是。总是一个人拉着窗帘龟缩在昏暗的房间里,怎么去面对那万丈光芒。


  有些颓废的吐了口气,扶着窗框上缓缓坐下往这远处的青山白云发起了呆,思绪不一会儿就飘向了过去。微风拂面,轻轻抚开勾在唇边的发丝,垂眸嘲笑似的低笑一声,重新观赏窗户拉上窗帘让房间再次昏暗下来。


  打开电脑,准备浏览一下几乎被垃圾和广告邮件占满的邮箱,发现里面安静的躺着一个来自时空管理局的未读邮件,发送时间正是一个小时以前。移动鼠标点开邮件,目光快速的扫过所有信息,激动的几乎要叫出声来。


  已经过去十八个月了,开始的每天打电话确认,到后来的每天查看邮箱,到再后来,一周,甚至一个月才去确认一次,本以为已经失去的希望仿佛变成了黄昏才至就忍不住开始放出光芒的金星一般发射出夺目的光彩。


  尊敬的审神者:


  经历了漫长的十八个月的配对,找到了一个适合您接手的本丸,请于九月一日前携带证件前往失控管理本局完成手续后即可就任。


                            时空管理局信息管理部


  轻微的刺痛感将已经神游太空的心思拉了回来,同时也提醒着自己这一切都并不是梦。还有一个月就是九月一日,除去每日的课程,还是勉强能够挤出时间去办理手续的。课程也只剩下一个月,刚好结业就可以去就任了。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恢复审神者的身份,重新开始。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要做一些准备。


  毕竟接手的并不是新的本丸,而是失去了审神者灵力庇护的本丸。想到一个月之后就要回到熟悉的环境里,也就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懒散劲儿。即便是放在上个月,如果不是断粮在即,是绝对不会在难得的休息日出门的。不过今天不一样。毕竟只有在休息日才能做的事情要尽快完成,于是赶紧梳妆打扮好,甚至画上了淡妆,匆匆的就出门去了。


  出门着急并没有来得及列出一些要采购的东西,不过好在住的地方比较偏僻,坐悬浮巴士也要二十分钟才能够到达市里,正好有时间来做一份列表,防止落下些什么。


  可到了市中心,才想起自己并没有得到任何详尽的信息,有些好笑的锤了一下自己的头,去商场买了几件小玩具和土特产和零食,便踏上了归途。


  拎着大包小包从悬浮巴士上下来缓步走在黄昏的街道上,抬起头看到金星透过被夕阳染红的云朵闪闪发光,忍不住停下来仰望着它默默许下心愿。


  无论即将接手的本丸是个什么样的本丸,都请赐予我能够战胜困难的勇气与耐心,让我能够坚强的走下去。

    时间在等待的时间总是格外的长,但好在,时间不会凝固,永远缓缓的流向未来。


  漫长的等待之后,九月一日总算是来了。久违的早早就梳洗打扮好,拖着行李箱就来到时空管理局本局所在处。暗色的建筑宛如一块静立在时光长河的巨石一般稳稳的坐落在城市一角,静静守护着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的变迁。


  由于过于兴奋,来的早了,拖着行李走到门口的时候,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十分钟,大门处还横着立入禁止的浮动标示,工作人员责有条不紊的从侧门进入建筑内部,一个个西装革履像是从工厂里量产出来的机器人。整齐划一又毫无生气。


  在距离上班时间还有两分钟的时候,正门已经可以供职员进出。还有一些踩着时间来的公司高层,脚下生风的走进办公大楼。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仿佛被这几个路过的人有意无意的多看了几眼。或许是因为除了新上任的审神者以外很少有人会拜访这座大楼吧。


  正想着,时间已经到了九点零一分,我拖着行李箱走进大楼里。因为已经不是第一次,手续办得一帆风顺,并没有急着看本丸的详情就签了字,于是就在会客厅等待出发的时候阅览起即将接手的这个本丸的战绩和刀帐。


  战绩来看和自己当时并没有相差很多。只是刀剑收集的数目少的可怜。将战绩报告放到一边,翻开了刀帐,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这本刀帐很奇怪。短刀的数目及其的少。竟然只有三口。分别是小夜左文子,今剑和药研藤四郎。打刀的数目居多,除了前阵子出现的长曾弥虎彻以外全员都在。胁差五口,太刀六口,其中有一期一振。


  奇怪的感觉挥之不去,终于还是看了政府的介绍书。本来是不准备了解过去的渊源,但既然存在疑点,就是有问题。


  “……原本的审神者……暗堕。原因……碎了最心爱的一把刀。”


  捏紧了介绍书皱起了眉头,想起了某些事。


  “让您久等了审神者大人。”


  沉思被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打断,是狐之助。


  “啊……已经准备好了吗?”


  将散放在桌上的文件叠成一沓,放到文件夹里站起身,询问这个仿佛会永远带着同一个面具的小狐狸。


  “是的,一切准备已经就绪。由于情况特殊政府决定给您一些特别的待遇。”小狐狸不知道从哪里拿出的刀平放在桌上,“您可以重新选择一把刀作为初始刀。另外还有800的木炭,玉钢,冷却材和砥石作为新上任的补助。”


  “……竟然有这种补助,看来是情况不太妙啊。”微微扬起下巴俯视这只小狐狸,但显然不能透过它的面具看出任何的东西。也只能无奈的叹口气。


  “情况是不太好。这个本丸的刀剑男士有几位已经存在暗堕的倾向,重新选择初始刀是为了您的人身安全。还有一部分已经因为没有灵力的关系变回了刀剑。重新让这样一个本丸工作起来对审神者来说会有一些负担。”


  小狐狸不停压低头颅试图表达歉意。


  “此行非常危险,您还有一次拒绝的机会。”


  “那倒不必了。这次拒绝了,我就没有机会了。”明知这个小狐狸也只是按照程序来传递信息,还是忍不住拒绝,“初始刀就选陆奥守吉行,我们出发吧。”


  “那就请您随我来吧。”


  小狐狸从桌上跳下来,走到门口。感应门自动打开,而我也拿起桌上剩下的唯一一把刀,跟着它离开会客厅。


  我在一次袭击中失去了本丸当时保持人形的所有刀剑男士。因为当时打击太大险些也暴走暗堕。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接手新的本丸才如此的艰难吧。十八个月的等待,在所有的希望都几近破灭之后的这一点星火,怎么能忍住不去追逐呢。


  飞蛾扑火也好,竹篮打水也罢。这是一个,连梦都没有的我,所看得到的唯一的希望。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