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无名3

  这一天,女人连哄带骗的带着小森来到了建在山崖上的神社。神奇的是来到鸟居前,小森就安静了下来,像是一个教养颇好的大家小姐一样。小森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她只觉得那个神社里,有什么尊贵而遥远的东西,纯净的甚至让她觉得自己乱动一下都会玷污那个存在。

  

  被妇人拉着手踏过鸟居,小森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随着清脆的铃音起舞。

  

  舞姿是小森说不上的美。比森林里最擅长舞蹈的动物还要灵动优雅,带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威势,又像是在向上苍祈求什么。

  

  小森虽然明白成年男性和女性的差别,但是却不明白眼前起舞的人应该分于哪一类,甚至当时的小森甚至没来得及思考这些问题,她仿佛失了心神一样盯着起舞的人,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妇人似乎是见惯了,并不觉得新奇,反倒是小森的样子让她觉得奇怪。小森很少如此安静的让她牵着手,也不习惯阳光。可是今日她竟然在大太阳底下安安静静的任她这个当母亲的牵着手站了好一会,甚至没有挣扎。

  

  妇人探究的看向小森,发现小森的目光锁定在神使大人的身上。初夏晌午的阳光还算不上毒辣,小森的脸上却红扑扑的,眼中也闪着妇人不曾见过的光。妇人自然是知道,是姑娘家春心萌动,可被她牵着的小森定然还是懵懂的。

  

  ——毕竟是森林里捡回来的孩子,哪怕是亲生的,这么多年也和野孩子没什么区别了。

  

  舞毕,妇人拉着小森的手上前去打招呼。妇人的样子颇为恭敬,于是小森也学着妇人的样子做出弯腰鞠躬的样子,却片刻也舍不得把视线从白衣人的脸上移开,头颅努力昂起的样子分外滑稽。

  

  妇人责备着小森失礼,伸手按着小森的头向下压,强迫小森看向地面,而小森的倔强劲儿也上来了,扭着头挣扎着想要甩开按在头上的手。

  

  “无妨。”

  

  白衣人浅浅的笑着看向较劲的两人,说道。

  

  闻言,小森立刻甩开妇人的头,和妇人拉开了距离,目光再次黏到了白衣人身上。他的声音与自己不同,自己是少女,那这个人必定是少年了。

  

  妇人也跟着直起身,拂去衣上的褶皱,开口道:“多谢神使大人。”

  

  “你叫神使大人吗?”

  

  妇人才张口准备继续说,却被小森的问话打断。

  

  “你这孩子!”妇人有些慌张的把小森拉回身边,小心的观察着被称为神使大人的少年人的脸色,见其没有任何不悦,才再次开口,“神使大人,感谢您的指引,我们才能找回失散多年的女儿,只是,她还不明白人类之间的沟通的方式,如有冒犯,还请多多包涵。”

  

  妇人的慈爱此刻重新回到眼眸中,她的视线落在小森单薄的肩上,还带着些心疼。小森不曾注意妇人的视线,一颗萌动的春心随着少年神使的接近越跳越快。

  

  少年神使的视线随着妇人落在小森身上,小森和他对视了片刻,便觉得自己仿佛赤条条的站在他的身前,立刻低下头错开了视线,悄悄的躲到妇人的身后。

  

  小森在姑姑面前也会觉得自己赤条条的。但是和现下这种感觉不同。姑姑看着她长大,知道她所有的事情,和所有的小心思。但这不会让她觉得有任何不适。

  

  可在属意的人面前暴露,却让小森无所适从。她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她没有美丽的皮毛,婉转的歌喉,动人的舞姿,在惊为天人的少年神使面前,她觉得自己像是在泥土中扭动挣扎的蚯蚓,让小森忍不住想要躲藏,演示自己的缺憾。

  

  “我不叫神使大人。”少年神使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你可以叫我荒。”

  

  听到这话的小森,虽然有些扭捏,但还是鼓足勇气站了出来。

  

  “我,我叫小森,请多多关照,荒。”

  

  姑姑对她说,名字不可以随便告诉别人。但如果对方主动自我介绍也还是要坦率告知的。姑姑说过,名字里寄宿着的是灵魂。

  

  妇人还是头一回见小森如此正常的与人沟通,惊讶极了。一时间忘记提醒小森不要失礼。

  

  而少年神使,似乎也是许久没有听过有人叫他的名字,表情里透露出些许恍惚。

  

  这便是少年少女的相遇。



——————————————

感觉距离女主被喷不远了。安详。

热度 9
时间 2018.09.07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