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霜

进入了全面的语文老师死得早的状态了。||对不起刀男我坑了。转战fgo。这里只有咖啡糖。掺了玻璃渣的夹心饼干。||吃乙女向,金女主,罗曼咕哒,刀婶。

©初霜
Powered by LOFTER
 

【金女主】生生不息(1)

没赶上新年更新灰溜溜的发一个。

这次有后文。目测3或者4左右能写完。再长也不会超过6(也是目测)

注意事项基本不变。还是加个须知吧x


#有天之锁私设

#有大量mob出没

#更新随缘

————————————————————————



  微风拂过带来的细微的瘙痒感让她抬起手,拂去调皮的蹭着她的鼻尖的发丝。岸波白野睁开眼,刺眼的阳光透过枝叶繁茂的树木投下斑驳的光斑,她顺势在眉前搭了个小小的凉棚,阻隔倾斜到脸上过于耀眼的光,转动眼球打量起四周。




  的确在入睡前,她还在和吉尔伽美什在星辰之海中旅行。那么,这或许就是久违的梦境了。




  这四周是一大片树林。入眼的尽是色调不一的绿色。习惯了月之里侧不变的夕阳,黄金都市的耀眼后,看着这样一片森林,岸波白野感受到了和在SE.RA.PH虚假的数据所没有的勃勃生机,但似乎又有着些许的相似。




  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岸波白野并没有立刻起身,她轻轻嗅着风中带着的泥土和青草的芬芳,感觉有些疲惫的精神被森林的活力所感染,活力似乎顺着自然的气息一同进入了她的身体。她感受到和吉尔伽美什在一起时不同的,另一类的安心与不可名状的幸福。




  重新将眼睛闭上,岸波白野准备再享受一下这样的宁静与祥和。即便是在梦境里与自然接触,这样的感觉也让她感觉无比的舒心。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听着小动物们穿过树丛发出的声音,鸟儿的鸣叫与歌唱, 忍不住微微勾起了嘴角。


  在她即将再次浅浅睡去的时候,一个和四周不同的,另一种很温柔的香气靠了过来,带着梦境里不可能存在的真实且温暖的触感的手,轻轻地抚上了她的脸颊。


  岸波白野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带着笑意的翠色眼眸。那双漂亮的眼睛,在和它绝配的脸上闪烁着明媚的光。这是一个极美的女人,虽然她也遇见过许多好看的女人,但眼前这个和其他所有都不一样,这个女人的美,仿佛是童话故事里住在森林里的妖精,又像是传说中出尘美丽的精灵。美丽的脸庞并没有多加修饰,却依然让岸波白野怔了一会儿。


  女人柔软的浅绿色发丝垂落下来,她抬起手,宽大的白色袖子随着她的动作滑到手肘处,露出了洁白纤细的手腕。她将垂落的发丝挽至耳后,轻启朱唇,嘴唇翕动间吐出的音节,并不是任何岸波白野所熟悉的语言。那是和她所熟悉的语言截然不同的语系,且更为古老,神秘。


  岸波白野明白,女人是在叫自己。可她听不懂女人的说的话。奇妙的发音并不是在东方国家有机会听得到的。见她似乎没能明白,女人耐心的重复了一次,并拉着她的手,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岸波白野这才看到这个女人的全身。


  她身上只有一件长至脚踝的白袍,还光着双脚。长袍几乎罩住了她的全身,但从裸露在外的手腕和脚踝来看,她应该是一个非常纤细的人。


  女人用她柔软的手拉住岸波白野,亲昵的拉着她去往某处。岸波白野顺从的跟着她走,树林越来越稀疏,高大的树木也渐渐变成了矮小的灌木。岸波白野有些不安,但那个女人似乎察觉到了,握着她的手微微用力一些,确实的驱散了她的犹豫与不安,随着她离开了树林。


  女人指向北方,顺着她所指的方向,岸波白野看到了一道高墙。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的清楚切真切,甚至看到了更远处的城市,甚至隐约听得到风儿带来那城中的喧嚣。女人朝着北方迈开了步伐。她是要离开这片森林了。


  岸波白野明白,甚至她还觉得有些沮丧。她拉住女人的长袍,采下不知名的小白花,为女人编制了一个花环,亲手为她带上。逐渐偏西的阳光这个美丽的女人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色,花环的装点之下,女人越发的美丽。岸波白野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有些加快。


  女人踏着夕阳离开了这片森林,向着城市进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岸波白野觉得有些难过。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夜色降临让原本生机勃勃的森林变得黑暗,还是原处城市里的灯火在这里望去太过缥缈。


  分别的惆怅还未淡去,城市中的歌谣还是让岸波白野渐渐兴奋,让她难以留在原地等待,她知道那个城市里有人在等着她,但不是现在。她迈开步伐在旷野奔跑,脚步是前所未有的轻盈与迅捷。


  岸波白野还是忍不住被黑暗中的暖橘色人造光源吸引,她悄悄的登上城楼,向里张望。她的双眼很快就捕捉到了一个还称不上健硕的身影,甚至还很幼小。连那金色的头发在后脑的地方有些俏皮的翘着。或许是目光太过露骨,那个身影和他身边的士兵都回过头来,岸波白野在那双红宝石一样的眼眸还没能看清自己的时候,就逃离了现场。


  “喂!”


  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一惊,岸波白野几乎跳了起来,还没有完全从梦境中醒来的她下意识的以为在那个人身边的士兵已经追了上来。


  重新看清眼前正弯着腰观察着她的人时,岸波白野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语气中也少有的带上了些许的抱怨。


  “突然发出这么大的声音会吓到人的,吉尔。”


  熟悉的人以熟悉的态度轻哼了一声表达自己的不屑,直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睨了岸波白野一眼,说道:“论到这个,本王自然是不及某个突然就在厨房失去意识的人。”


  听了吉尔伽美什的话岸波白野怔了一下。她根本就不记得这件事。不过没来由的就做起梦来也就有了解释了。是她忽然晕倒了,所以才会没有任何记忆的就忽然陷入梦境。


  “抱歉,害你担心了。”


  岸波白野老老实实的道歉。和这种时候的AUO争辩什么从来都不是上策。甚至有可能遭到必要之上的痛骂一顿。果然,吉尔伽美什并没有再责备她什么,反倒是坐到了床边,传送了一份资料给她。


  岸波白野试图去查看资料,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腕上缠着一条锁链一样的手链,样式似乎是和吉尔伽美什最信任的宝具“天之锁”同款。明明看起来很小巧,却意外的有分量。她有些疑惑的看向吉尔伽美什。


  “大概是你的‘数据’受到了过多的损失,虽然经过修补不过依然比不上那群正常人的顽强。最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突然又开始破损。“说到这里,吉尔伽美什停顿了一下,猩红的蛇瞳看向岸波白野,目光复杂,”就现状来看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阻止,只能用天之锁固定一下你的‘存在’。“


  吉尔伽美什给出的情报有些多,对于自以为是因为才刚睡醒还没能回过神来的岸波白野来说是需要一点消化的时间。吉尔伽美什知道自己的话相当于给岸波白野再次判下死刑,于是难得耐心的等待她来接受现实。


  “可是吉尔一定是想到了什么方法,才会把最信赖的宝具拿来固定我的数据吧?”


  吉尔伽美什本就没觉得自己家杂种会让他失望,也就没卖关子,微微颔首。


  “这个城市正好在举办一个比赛。奖品是容量巨大的数据结晶。根据介绍来看,虽然不如Mooncell,维护你一个人的数据还是绰绰有余的。理解成圣杯的劣化版便可。“


  吉尔伽美什对上岸波白野的视线,他的杂种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出口,不过要说的话基本都已经写在了脸上。


  “这就要对本王感恩戴德了?丑话先说在前头,这个比赛必须两个人一队参加。所以你要同本王一起行动。具体的规则在刚才传给你的文件里。看完了再做决定吧。”


  “我要参加!”


  岸波白野几乎是在吉尔伽美什话音落下的同时表态。她清楚吉尔伽美什的审美和收藏癖,从Mooncell跳跃到这座黄金城市后,虽然有黄金律加身,吉尔伽美什的宝库并没能真正的回血太多。本来吉尔伽美什不会对劣化圣杯级别的东西动心思,这次会主动提出要参加给别人观赏的比赛很大的原因是为了她。


  岸波白野清楚,所以她几乎毫不犹豫。


  似乎是对岸波白野的态度很满意,吉尔伽美什发出了岸波白野清醒过来以后的第一串长笑,看样子心情颇为愉快。


  “那就抽时间熟读规则吧,本王已经报好名了。”


  等等,这个AUO莫不是早就知道她的答复……还是说天下的英雄王已经堕落至此了?


  “不要摆出那样的表情,其实你的心底也是期待的吧,白野!”


  是这样没错。


  岸波白野在心里赞同道,虽然又一次陷入了危机,不过只要有这个黄金从者在,准可以化险为夷没错。她这样信赖着吉尔伽美什,而吉尔伽美什想必也是同样。他们一起漫游,探索了这个世界,却不曾战斗过。危机之下到来的共同战斗的机会,反而让岸波白野有些兴奋。


  人类真是不可思议的生物,只要生命不息,就会不断寻找新的挑战,新的刺激。岸波白野并不是一个不珍惜生命的人,但她同样不是会在危机时刻退避的人。


  “一起加油吧,吉尔。”


  岸波白野还带着些虚弱,但坚定的回答。


  “说什么傻话,既然要参赛,当然是以最高奖励为目标。如果拿不到一等奖,本王可不会轻易饶恕你。”


  “是,是,谨遵吾王之命。”


  岸波白野没有被吉尔突然严肃起来的表情唬住,反而开启了玩笑。两个人面带微笑互相对视片刻,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坚定。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