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霜

进入了全面的语文老师死得早的状态了。||对不起刀男我坑了。转战fgo。这里只有咖啡糖。掺了玻璃渣的夹心饼干。||吃乙女向,金女主,罗曼咕哒,刀婶。

©初霜
Powered by LOFTER
 

【金女主】从海底的深处

阅读须知

①包含大量“能和英雄王搭上话吗?”的游戏剧透,翻译源自网络。
②歌词源于KOKIA的I believe~海の底から~
③包含抹黑英雄王。
④轻微岸波白野身份剧透。
⑤因为已经声明过了,不接受声明中出现过的批评。




万圣节之前都不会再更新金女主了,大概。🎃🎃🎃

————————



在遥远的东方国家为什么会早早的就准备起万圣节虽然是一个谜,不过女子高中生的话总是少不了在这样的节日前夕给自己的房间添点装饰。岸波白野也放学和同学逛街的路上在杂货屋里买了一个可以放在桌上的杰克南瓜摆件,想着回家后放在电脑旁边,岸波白野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看着如预想的那样在桌上的杰克南瓜,岸波白野合上作业大大的伸了个懒腰。随手打开了电脑。岸波白野并不太热衷于游戏,于是也就是浏览一下感兴趣的东西,看一些视频。撑着下巴浏览推特的时候,手滑点进了一个奇妙的网站。

岸波白野也没想到自己会鬼使神差的连续使用这个网站到万圣节前夕,仿佛是被万圣节的鬼怪提前,无条件的实行了恶作剧一样。

这个叫做“能和英雄王搭得上话吗?”的网站,点开以后是微弱的BGM。和一个简单的注意。看起来像是文字冒险类的网页小游戏。注意上写着和吉尔伽美什搭话。有些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让岸波白野去谷歌了一下,她点快速浏览了一下,大致的明白了这个小游戏的主要角色后思考了一下,决定继续。

第一天。

这位英雄王大人讲了一大堆世界观相关的东西,讲了一堆听不太懂但是很高大上的东西以后,岸波白野很快就迎来了自己的DEAD END。她呆愣愣的看着系统“你已经死了。今天请好好休息,明天再来。”的大字好一会,才想起要生气。

这到底是什么游戏,怎么上来就DEAD END,还以为会有很长一段的铺垫,今天本想着强行和这个浑身黄金的王尬聊一下,结果就是首杀——所以说答不上来话就要被杀吗,这是什么英雄王,一言不合就杀人?!?!

不过想起注意事项中第一条就是,会有莫名其妙死好几次的惊吓,岸波白野智能无奈的叹口气。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作祟,她将网站放进收藏夹,这才关掉。

既然这么不讲理,明明听到了还赠送了DEAD END,这就算了,还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听得见才怪,还混账?!回忆了一下选项,再次心里冒火的岸波白野暗下决心,明天一定要再来试试。

第二天。

迎接岸波白野的并不意外,是屏幕里角色的冷嘲热讽,并且还以“去死吧”做了收尾。经历了昨天丝毫不拖泥带水的虐杀,岸波白野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选择了离开的选项。

这个选项并没有立刻弹出昨日的DEAD END大红字,角色出现了两行虽然不带脏字但撩拨的人怒气值缓慢上升的话。并且强调“明日叶别再来打扰就好”。岸波白野挑眉看了屏幕一小会儿,腹诽着你说别来就不来吗,不过是一个捏造的角色这么瞧不起人之类的点下鼠标,发现今天成功和英雄王搭上话了以后在此陷入沉思。

这样明明就是英雄王自言自语,都能算搭上话了吗……

第三天。

岸波白野鬼使神差的又一次打开了网页。并且达成了【被二杀】的成就。本来以为已经是第三天了,就算这位英雄王语气不善,如果不挑战一下的话也根本没办法混熟,结果又一次惨遭杀害。

这根本就是蛮不讲理啊?!岸波白野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网页上鲜红的系统提示愤愤。

第四天。

岸波白野打开了网页。看着英雄王“被杀上瘾了吗”的吐槽忽然感觉一阵无力。是啊,自己这是怎么了,这游戏的体验简直奇差,每天只有一到两个选项不说,还以言不和就死亡flag迎风飘扬,莫非是开发出了什么不该存在的隐藏属性。

内心如此吐槽着,岸波白野用力的按下无辜的鼠标选择了语气比较凶的选项以泄愤,反正每天都能复活,根本无所畏惧!

本以为铁定又回收了一个死亡flag的岸波白野听着屏幕里英雄王高高在上的语气说出根本没有可信度的歪理,可怕的是她自己竟然隐约觉得他说的话似乎有点道理。


原本准备就此把网页链接删除的岸波白野,因为昨天得到了英雄王的许可,失去了一个脱坑的机会,只能说服自己说做事情和玩游戏都应该有始有终,一边叹气一遍打开了网页。她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某种不可言说的倾向了。

不过第五天,被英雄王要求调整通信系统,并没有出现选项就结束了,岸波白野狐疑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软件,并且久违的把浏览器更新到最新版本。做完这一切,岸波白野躺在床上,无奈的笑了起来。面对一个写好了脚本的角色,自己到底为什么这么言听计从。

但是到了第六天,她还是准时在做完功课后打开了电脑。明明已经比平时完成的时间晚了一些,她还是忍不住打开了那个网页。然后,毫无戒心的她坦承的接受了英雄王的“帮助”,血溅三尺。

岸波白野真的非常生气。这个英雄王,已经完全把她当作玩具了。完全没有人权可言——

不过岸波白野在此告诉自己,坚持不懈也是一种美德,每天坚持打开网页直到第十一天。

英雄王要她表演余兴节目。选项只有唱歌和跳舞。

因为天已经晚了,想着不能扰民于是选择了唱歌。反正就算她不唱也完全不会出问题。想着写了脚本的角色要怎么判定这种事,岸波白野带着些小窃喜的决定耍赖。但她无言的随手点了小三角继续,却发现根本没法糊弄过去。

她只好用蚊子大小的声音随便哼哼了两句。但还是没能蒙混过关,于是只好思考了一下,开始认真的唱歌。

“I believe, even in the dark, your voice casts a way of hope.”

“Take me away and guide me through to some place where I can breathe.”

岸波白野万万没想到,这个英雄王,听完嘲笑了她以后还扬言要剪辑成视频……面对这个英雄王,岸波白野已经进入到叹气都觉得是浪费力气的程度了。不能太较真。但是也不能随意去对待这个英雄王。

写脚本的人一定是学过读心术之类的东西才能这么准确的把握人的心理状态,让人欲罢不能。

这个游戏的世界观似乎存在着什么魔术师,灵子化之类的东西,岸波白野并不是很理解,但在英雄王偶尔的通信障碍之类的说辞下坚持到了第十五天,在英雄王宣言对自己这样的“杂种”有兴趣了以后,久违的回收了一个死亡结局。不过似乎只是英雄王研究为什么无法建立连接的实验。

至今,岸波白野已经进入了完全不在乎会不会被杀的状态。她有些着了魔似的,风雨无阻的登陆网页。直到万圣节前夕,终于登陆到了第二十天。这个二十天游戏也将迎来结局。

第十九天的时候已经线路状况不良,无法和英雄王对话了,岸波白野甚至有些神经质的真的去检查了一下网络连接,但是并没有任何异常,她也只能摇摇头自嘲。大概是希望第二十天能有个好些的结局。

看着“提拔你成为本王下仆吧”之类的话,岸波白野已经丝毫不为所动。再不会香初见的时候一样因为称呼问题怄气。毕竟为这种游戏怄气没有任何意义。

岸波白野终于完成了二十天的攻略。看到最后充满劝诱的话,她已经明白这是游戏为了卖出本体而制作的网页体验角色的游戏。但心里还是决定多多关注一下。岸波白野习惯性的关掉网页,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来得及去官方网站看游戏的名字,可是再打开网页,却是该页无法显示的标志。

本着关注一下就会有情报的想法,岸波白野关掉电脑,躺到床上陷入了睡眠。

她这一觉似乎睡了很久很久,久到忘记了除了名字以外的一切。好在这样的失忆对生活并没有造成不便,每天重复着平淡无奇的日常,上课,下课。像是被编写了程序一样的规律。

直到,这样的日常被打破,直到,岸波白野选择从楼顶一跃而下,直到,在那仿佛没有尽头的虚空之中听到了什么声音。

那个声音的主人完全没有给她过多思考的余地,说着她听不明白的话,霸道的不许她直视,不许她祈求,不许她搭话,甚至还宣告如果不做出正确的选择,就只有死亡。

于是——

岸波白野能做的,也只有献上一切来脱离死神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