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霜

进入了全面的语文老师死得早的状态了。||对不起刀男我坑了。转战fgo。这里只有咖啡糖。掺了玻璃渣的夹心饼干。||吃乙女向,金女主,罗曼咕哒,刀婶。

©初霜
Powered by LOFTER
 

【金女主题箱③】爱的喜悦

#可以单独食用
#可以和题箱②一起配套食用
#人类最古醋王隐秘吃醋
#两个人没有在交往
#OOC出没注意






题在最后揭晓。



——————————


发现了岸波白野的秘密后,吉尔伽美什开始对试图保密却完全不知道自己早已暴露的契(御)约(主)者进行观察。

而我们英明神武的英雄王大人,发现了一个更加“惊天”的大秘密。(对于英雄王本人来说。)

事情发生在吉尔伽美什毕业后的半年左右。

原本空余的时间会留在家里的岸波白野开始出门,在家的时间变得只有晚上在家。本来就变少的能够在一起的时间被压榨的只剩下夜晚在一起看喜欢的动画的程度。

吉尔伽美什以各种理由尝试过阻止外出。然而作为经历了数战的伙伴,岸波白野对吉尔伽美什的了解远超过了他的想像。

如果抱怨食物,岸波白野会做好了放在冰箱或者干脆叫外卖,如果抱怨无聊,岸波白野每到周末就会拿出模型手办榜单游戏给他。散步也被推到了晚饭以后。

没错。吉尔伽美什在那段日子争取到的,就只有共进晚餐。

悄悄思慕着自己的白野不仅整整半年半句都没有透露,对自己有意无意的打趣和逗弄也以非常从容不迫的态度敷衍过去。如果不是白野偶尔还会从眼神中透露出对他的感情,吉尔伽美什都要怀疑岸波白野是不是还保留着那份感情。

忍无可忍的,伟大的英雄王大人,终于开始采用了美其名曰保护财产实则非法尾随的手段。

于是,他发现了。

岸波白野,在和他不认识的人幽会。从公园到商场再到街角的咖啡屋。两个人看似已经非常的熟悉了,那个男性并不是人类,但是为了得到白野的信任,为了让她放下戒心而采取了人类的姿态,他以任何雄性都会的姿态,试图得到白野。

而岸波白野,毫无防备的和那个人走在一起。逛街喝茶聊天谈心,虽然因为距离过远听不清内容,但气氛似乎非常的愉悦。

正当吉尔伽美什的怒气值慢慢增高的时候,似乎察觉了什么一般,岸波白野回头朝着吉尔伽美什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明明知道白野看不到自己的吉尔伽美什还是心虚的稍微退了一步躲在了隔断的掩护之后,并且由于没注意到身后踩中了一个倒霉的侍者的脚。

当意识到自己竟然时隔4000年做起了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从前是在恩奇都还在世的时候),吉尔伽美什有些恼怒,又拿出惯有的态度,仗着灵子化后别人看不到他,堂堂正正的,似魔鬼一般的气势走向白野所在的那一桌。

可在他到达之前,白野和那个人核对了什么之后,就拎着包礼貌的鞠躬告辞了。她似乎心情不错,一向平静的双眼中绽放出了平日不常有的光彩。

吉尔伽美什微侧过身给岸波白野让了个路,回头看了一眼还坐在桌前的人。黑色西装白衬衫,领带也是古板的黑色,也不知道是不是还不知道控制表情,本就平凡的长相看起来又多了几分呆滞。

大约是获得了自信,吉尔伽美什轻哼了一声,不再理会独自坐在桌前的人,转身去散步了。

夕阳正好,这个城市也更加耀眼,正是英雄王所喜爱的。

若无其事的在晚餐前回到住处,房间里已经是一片暖色。

“啊,你回来啦,吉尔。晚饭还得再等一下,”岸波白野拿着围着围裙拿着锅铲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在你房间里放了东西,记得拆开看?”

相处的时间久了,岸波白野根本没准备听吉尔伽美什的回复就重新钻进厨房,而吉尔伽美什则并不在乎,反正是他的杂种,在他的放纵下变得无礼。况且今日似乎还有东西献上。

心情越发愉悦的吉尔伽美什来到房间里坐在喜爱的王座上,拆开寒酸的包装。包装里是一个金色的钥匙扣。钥匙扣形状奇特,精细的雕刻着一些古朴的花纹,不过还是具有里锁的特征。

吉尔伽美上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很快又舒展开来,爽朗的笑出声来,声音大的厨房的岸波白野听到了后动作都顿了一下。

收到了礼物的吉尔伽美什似乎一扫连月的阴霾,胃口都好了不少。轻松愉快的晚餐时间时隔三个月来到这个餐桌。

晚饭过后吉尔伽美什并没有外出散步,而是在客厅玩起了新买的游戏,而岸波白野则捧着书背对着吉尔伽美什阅读,偶尔因为吉尔伽美什的反应回过头去看一下。

一段时间后,眼睛有些干涩的岸波白野干脆的靠在吉尔伽美什的背上闭目养神,她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吉尔差点操作失误,但也不知是太专注于游戏还是今天心情好,一向会靠回来压得她不得不挣扎着求饶的吉尔伽美什今天并没有任何反应。

没来由的,岸波白野有一点窃喜,干枯的少女心中缓缓溢出一丝甜腻腻的暖流。 她隔着衣服摸了挂在胸前钥匙形状的项链,惬意的勾起嘴角。

大约这就是恋爱的喜悦了吧。



————————


题箱:悄悄佩戴于身的成对的饰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