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霜

进入了全面的语文老师死得早的状态了。||对不起刀男我坑了。转战fgo。这里只有咖啡糖。掺了玻璃渣的夹心饼干。||吃乙女向,金女主,罗曼咕哒,刀婶。

©初霜
Powered by LOFTER
 

所罗门与鸟



胡编乱造。
完全瞎写请勿考据。
并没有任何典故。



不要认真。
不要考据。
自我满足。


我说这是祈愿罗马尼实装。有人会信吗。

——————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迁徙的候鸟又一次回到了这片富饶的土地。

达到了目的地的鸟儿中,有一只扑扇着翅膀想着人群密集的城市飞去。它们漂亮的羽毛经常遭人觊觎,每一次迁徙的途中都有同伴被人类袭击而掉队。所以它们总是远离人群。

这只特别的鸟儿很年轻,它的每一次振翅都非常有力,划过城市上空时注意到它的人都忍不住为它的美丽发出赞叹。这是它第一次来到城镇,但是它的母亲曾无数次告诉他要如何到达目的地。

它飞向城市的中心,王宫所在的方向。

“今年也来了呀。”

城市居民的感叹被风儿带给高空中的它,但是没有人知道,这只鸟儿并不是往年的鸟儿。鸟儿的寿命不如人类漫长,而它是最初造访王城的鸟儿的后代。

鸟儿衔着从野外折来的花儿,落在了王宫中最富丽堂皇的房间。它轻巧在窗上扇着翅膀跳跃,试图引起里面的人的注意力。

它听见苍老的声音用它的语言呼唤着它。迟疑着,它遵从那个声音,进入室内,飞到了这房间主人的床头。

啊啊。时间如此无情。

它将花儿放到它的枕边。垂下头向他行了一礼,侧过头打量着已老的容颜。人已迟暮,但它仍然能从时光的沟壑中窥视他年轻时的容颜。

“你是丽塔的儿子。”老人肯定的说到。

它点点头。它总是忘记母亲说过,年前的老人通兽语,他是能够理解它的。

“我是所罗门。”

老人自我介绍到。

它知道。它当然知道。它随族群飞跃大陆和海洋,他的名字为人们传唱,他是多么伟大的王,他的智慧多么深不可测,他是多么富裕,他的后宫是多么的美人如云。

“你的感觉没错,以后我就不在这里了。”

它歪着头,看着这位卧在床榻中迟暮的王。它自看到他就明白,这位王大限已至。但他的神智依然清明,目光中依然透着睿智。

一丝莫名的感觉压在它的心头。它的生命和人类比起来本就短暂,在这短暂的生命中,它在父母的庇护中学会生存的技能,战胜艰苦的环境和猎食者完成了第一次的迁徙,遵循着母亲的遗言来到这位王的身边。

“丽塔…你的母亲…今年没能完成迁徙吗…”似乎是读懂了它的想法,所罗门合上双眼,表情中带上了一丝怀念。

“…你愿意听我说一会儿话吗。”

它看到所罗门重新睁开双眼。一双眼中带着母亲未曾提到过的情绪。它顺从的点点头,趴在他的枕边,轻轻蹭了蹭他的脸颊。

所罗门说,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鸟儿,也是这样的春天。

漂亮的鸟儿不知是不是迁徙中用尽了体力,栽在了他的花园。那鸟儿挣扎着还想飞向蓝天,但坠落使它的羽翼受伤。

“救救我。”

鸟儿看到他,发出求救。

所罗门动了恻隐之心,救下了鸟儿,并命人悉心照料。有时夜深人静,也会和鸟儿说说话。

鸟儿受他恩惠,被他照料,而它也舍弃了最初的高傲,接受他的喂食,偶尔也会为他唱出婉转的情歌。

秋天到来的时候,鸟儿已经回复的差不多。虽然依依不舍,但鸟儿还在最后一朵花落下的时候,飞离了王宫。

第二年春天的时候,鸟儿带着野外的小花来到王宫,第三年的时候,带来了果树的种子。

鸟儿每一年都会带着礼物朝拜王,为他唱一整个夏天的情歌。

多年后,鸟儿不知从哪里衔来一颗宝石,那一年秋天,它没有随着群鸟迁徙。那个冬天,鸟儿死在了所罗门王的花园一角。

下一个春天,与那只鸟儿相似的另一只鸟,来到了所罗门王的窗前,为他留下了一朵野花。

就这样,直到他即将离去的这一年。

年迈的所罗门王抬起手,用他干枯的手指轻柔的摸了摸鸟儿的头,而鸟儿也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伟大的所罗门王啊。”

待他的动作停下,鸟儿终于开口。

“请赐予我名字,让我成为那只特别的鸟。”

每一只来到所罗门王窗前的鸟儿,都可以从所罗门王处讨要一份奖赏。本来它想要一颗闪亮的宝石求得心中的佳偶,可鬼使神差般的,它却请求了赐名。

所罗门王表情稀薄的脸上又露出让它迷惑的表情,它听到所罗门王说。

“我的朋友。你们总是这样。我将赐予你名,你可以选择别的奖赏。”

鸟儿不解的眨眨眼,似乎在思考。片刻后,它开口。

“那么请让我帮您一个忙吧。”

它将头垂下,虔诚的请求。

“你的时间已经走向尽头,今后我都无法与你相见。这是何其的悲伤。”

“请赐予我这项殊荣,让我得以告诉后人,让他们铭记你。”

“伟大的所罗门王。在你之后,在没有人能与我们沟通。这是何其的悲伤。”

“人类虽然智慧,但他们的记性不如我们好。”

“伟大的所罗门王,我们的爱。”

“请赐予我这殊荣。”

所罗门沉默着听完它的请求。他的眼睛微微眯起,也不知道是累的不足以睁开眼睛,还是在思考。

良久,他开口。语气平淡却诚恳。

“既然如此,我的朋友。我为你取名希望。”

“愿你的未来充满希望,可以求得你心中的佳偶。你的子嗣羽翼丰满,你的旅途得以平安。”

说出如此的话,年迈的王喘了口气,从手上褪下了一枚戒指。

“希望,我的朋友,特别的鸟儿。请你带着这枚戒指去你的旅途里最美的地方,将它埋葬吧。”

“这就是我的请求。”

鸟儿衔住所罗门王递过来的戒指,难过的留下一滴泪。

给了它名字,让它成为特别的鸟儿,并给予它奖赏的,它祖母的爱,它母亲的爱,它的爱正在缓缓流失生命,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它唱起了祖母教会它母亲的,母亲又教会它的情歌。为这个能与它沟通的人类送别。

它的祖母说,他是失去自由的鸟儿。

它的母亲说,他是囚笼中的王者。

可此刻的它,觉得他是一个平凡的人类。

“所罗门,我们的朋友,我们的爱。”

“我会带着你的戒指看最美的风景。”

“把它葬在最美的山丘。”

“希望下一世你能获得自由。”

随着鸟儿的祝福结束,偌大的寝宫安静下来。

美丽的鸟儿不舍的蹭了蹭老人的脸颊,用爪子抓着那枚指环飞离了寝宫。

后来这个国家陷入了战乱,后来,所罗门王的宝藏遗失。

后来,时间停止了一年。

后来,所所罗门王的踪迹从这个世界遗失。

只有那美丽的鸟儿。依旧在迁徙途中衔着一朵小花,去往美丽的山丘。

戒指已经不在那里。可它依然每年带着野花去往那个山丘。

它们的族群依然传唱着为那位王唱过的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