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霜

进入了全面的语文老师死得早的状态了。||对不起刀男我坑了。转战fgo。这里只有咖啡糖。掺了玻璃渣的夹心饼干。||吃乙女向,金女主,罗曼咕哒,刀婶。

©初霜
Powered by LOFTER
 

【金女主】呼唤君之名

#由CCC金女主结局直接跳跃到FGO
#另一个结局和英雄王都有CCC记忆强行打破作品壁
#另一个结局的蛋糕卷吃掉也会再重生
#OOC

————


古语云,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岸波白野看着自己的身体像是劣化的图像一般不时被噪点侵蚀,握在手中的玻璃杯随着手部的虚化掉落在地上,破碎的玻璃穿过身体溅了一地,明白了离别之日终于还是来到。

忽的就回忆起在来到这个黄金都市之前,在月之里侧奔走时的一个梦,那也是吉尔的第二个SG。

在遥远的过去,神明还存在去地上的年代,以曾经与他并肩的那个人的视点。对于那个人,说着“已经,不是能够说出口的了”,的吉尔的语气,时至今日,才又一次清晰了起来。

如果被洞悉了此刻的想法,一定又会被嘲笑为傲慢,或许还得吃上一记暴栗。但却也是无比真心的,不想再听到他以那样的语气来谈论谁。

索性现在吉尔并不在这个居所。趁着他在城市中漫游,岸波白野慢慢的走向楼顶。每一走步,身体都会被噪点虚化,消失。但并不像在无垢心理领域时那样让人疼痛难耐。更像是入秋后树叶自然掉落。

没错。就是这样。岸波白野的身体,岸波白野的存在,正在以极其自然的方式消失。

岸波白野来到这栋建筑的房顶。虽然她和吉尔什本就住在顶层,可她还是来到了楼顶,为了站的更高,看的再远些。

这座黄金都市一直深得吉尔的心,即便是去其他的地方旅行,最终也会回到这里。本以为已经习惯了这个过于耀眼的城市,却在即将永远离开的时候再一次被它的夜景震感到。

身上的噪点越来越多了,从这个楼顶一跃而下,大约会在落地之前消失。不过这样自杀逃避一般的行为终究是不好的。就连如今的样子,放在最初恐怕也会被杀掉。

最开始的英雄王根本就是蛮不讲理。

俯瞰着充满金色流光的城市,坐在楼顶边缘处,岸波白野孩子气的晃着脚,忍不住再一次为这个城市的美丽而叹息。而身体,随着夜里的风又散去了好一些。

“现在倒是能理解了…”

那个希望能够被遗忘的,吉尔的友人的心情。看起来是那样的态度,其实是意外的有人情味。

“吉尔伽美什。”

最后还是没忍住,喃喃念起那位王的名字。明明没有令咒,还是抱着他会如同从前一样寸步不离的跟在自己身边的幻想,
呼唤他的名字。

“白野——!!”

听到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回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面孔。柔顺的金发,红宝石一般的双眼,雕刻一样完美的面容………

随后视界便在一片白光之中消………

………

………

并没有迎来预想中的消散,反而换了一件衣服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橘色头发的少女正一脸紧张的盯着这边。

来不及搞清楚状况,被一阵熟悉的笑声轰炸了耳膜,不可置信的回过头去,恰巧与那位久违的穿上了全套铠甲的王者对上了视线。

“呵呵哈哈哈哈哈!!居然唤出了本王,你也是好运到头了呐,杂种!”

……

………等等吉尔。王之财宝为什么开在了脚下。

岸波白野看着脚下金色的涟漪,无声控诉。

“等等,等一下啊王,把‘另一个结局’放到王之财宝里会没办法给其他从者援助了啊…”

橘色的御主有些焦急又无可奈何的说道。

“哼…你应该为本王接受了你的献上而感到荣幸,杂种。”

将收入岸波白野的门调整到比自己的视线稍低一些的地方,英雄王摆出了不悦的表情。而还不熟悉这位王的御主只能欲哭无泪,但完全没有放弃的意思似的跟在他的身后锲而不舍的试图讨回相性根本不好的礼装。

加油吧,人类最后的御主,藤丸立香。

岸波白野将水果蛋糕卷递给了欲哭无泪的御主,看着她稚气的脸上挂上微笑,跟着微笑起来。

不知道是引发了什么样的奇迹,作为概念礼装和Archer来到了这里,人理烧却后的迦勒底。确认过彼此的记忆并没有受到干涉,新的冒险又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