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霜

进入了全面的语文老师死得早的状态了。||对不起刀男我坑了。转战fgo。这里只有咖啡糖。掺了玻璃渣的夹心饼干。||吃乙女向,金女主,罗曼咕哒,刀婶。

©初霜
Powered by LOFTER
 

【FGO】无法说出口的

▼咕哒子第一人称
▼人理修复达成后
▼逻辑混乱
▼我流+意识流






——————————

做了一个冰冷而无趣的梦。

梦里有个人说,我能实现你最想实现的愿望,只要你说出口。

愿望…

我重复了一下这个词语,陷入沉思。

在人理烧却前,日常生活是理所应当一样的每日重复。呼吸,奔跑,喧闹。生存是那样的理所应当,舒适到让人麻木。那时并没有特别的愿望。被问起来,或许会说“想要花不完的钱”之类的。

而在迦勒底的一年真的是比想象中的要艰难的多。甚至当初在应招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会是这样的一场拼上性命的旅程。不管是魔术也好从者也罢,本来都应该与我这种平凡的人无缘。

那一年宛如置身于风暴之中的一叶扁舟,在风雨中飘摇,经历了无数次现在回忆起来依然觉得惊心动魄的事,遇见了众多在人类历史中留名的英杰,还挑战了噩梦中都不曾出现的怪物。那一年,如果有什么愿望,大概是“平安完成人理修复”。

我们(人类)再垂死挣扎之下夺回了属于自己的未来,时光停滞一年之后重新开始流转。而世间的人们也重新开始了一成不变的生活。如果不是身处海拔6000多米的常年飞雪的迦勒底,恐怕我也是那莫名其妙流失了一年的人之一吧。

完成了人理修复,作为曾经的“人类最后一位御主”,能够说的只有“感觉非常骄傲”,“如果不是有迦勒底仅剩的成员和医生,达芬奇亲和玛修的支持是无法走下来的”之类冠冕堂皇的话。

作为个人,则为这个结果感到非常的惋惜与不解。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说,结局不应该是这样的。哪怕被人嘲笑太过天真,不谙世事,我也觉得拼了命努力过的人,是应该得到应有的报酬的。

——甚至因此有了第一个想要对圣杯许下的愿望。

如果是一年前的自己,会毫不犹豫的将愿望说出口。而今,却也是能面对诱惑摇头拒绝了。哪怕是不慎,那个愿望也无法说出口。那是对一切失去了伙伴也能坚强的走下去的英灵们的不敬,也是对做出牺牲的人的不敬。

而且…也不知道回来的,会是什么样子的。

“我的愿望,会自己去慢慢实现。”

梦中给出了这样的答复后,就醒了过来。由于睡相差,杯子已经被踢落在一旁,所以哪怕蜷着身子,也会瑟瑟发抖。

拉开窗帘,发现天还没有亮。窗外依旧是一成不变的飞雪,不久前的大晴天像是幻觉一样。

我的愿望——那是哪怕在梦里都知道不可能实现的妄想。